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

admin 次浏览

摘要:蒙古族的出现,在历史上是很晚的事情,众所周知,公元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奠定了蒙古族的形成,我就不多说了,但要弄清蒙古族的起源,关键的不是知道成吉思汗的历史,而是要弄清楚所谓的蒙古族出现以前,草原上的这些游牧部族是些什么人?福王不是重达30

蒙古族的出现,在历史上是很晚的事情,众所周知,公元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一蒙古高原,奠定了蒙古族的形成,我就不多说了,但要弄清蒙古族的起源,关键的不是知道成吉思汗的历史,而是要弄清楚所谓的蒙古族出现以前,草原上的这些游牧部族是些什么人?

福王不是重达300斤,是重达360斤,按他的前半生,还真对得起福这个字。

事实上,蒙古人并不是今天被叫做蒙古高原的那个地方的土著人群,13世纪蒙古人崛起以前,蒙古高原上活跃的人群主要是说“突厥语”的突厥人、回鹘人等等,但随着突厥汗国、回鹘汗国的崩溃,说突厥语的人群大量向西迁徙进入西域和中亚,蒙古高原上的人口锐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权力真空地带,我们看辽朝和宋朝对立的时代,蒙古高原上就没有什么故事可说,即是蒙古高原在这一时期严重衰落的表现。

福王朱常洵是万历皇帝的第三子,他的母亲是万历最宠爱的郑贵妃,爱屋及乌,万历对朱常洵极其宠爱,一心想让朱常洵当太子,问题是皇后虽然无子,万历曾一时兴起,临幸了一位宫女,而这位宫女则生下了他的长子朱常洛。

万历想违祖制,越过朱常洛,立朱常洵为太子,引发了“国本之争”。大臣们不答应,轮番轰炸,给万历上课,争国本事件,前后长达十五年,万历皇帝心力交瘁,最终只能立朱常洛为太子,为此他发了驴脾气,二十多年不上朝,好在明代有一套体制,皇帝不上朝,国家照样能运转。

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图1)

万历不得不立朱常洛为太子烟花文化普及,朱常洵为福王,心里觉得亏欠了朱常洛,除了江山,啥都给朱常洵,正常封了王要就藩,可是万历舍不得,一直把朱常洵留在身边,朱常洵结婚时,花费了三十万金;结了婚没有理由不就藩了,他给朱常洵营造洛阳府邸,又花费了二十八万金,都是常制的十倍以上。万历大肆派遣税吏、矿使,收缴了很多额外的税赋到内库(皇帝的私人小金库),数额达亿万计。这些钱,除了一部分用于“万历三大征”的军费之外,将大部分都资助了福王。

河南因为离京城不远,又相对富庶,是明朝藩王的聚集区。全省一共7位藩王。这些王爷的待遇是有明朝法律规定的,丝毫少不得,这些费用都是通过税收,从百姓身上巧取豪夺而来,河南财政早是不堪重负,还要应付福王这样皇帝特别关照的大爷,百姓苦不堪言。

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图2)

当然福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明史》记载,福王就藩后,“日闭阁饮醇酒,所好惟妇女倡乐”,这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衣食无忧的公子哥。他通过土地兼并,大量占有了本应属于民间的良田。大肆搜刮地方财富富可敌国,而当地的老百姓却是越来越穷困。正所谓是“耗天下以肥王,洛阳富于大内”,福王被称为肥王,不仅是因为他胖,更是指他搜刮民脂民膏,富得流油。

那么蒙古高原上说突厥语的人群大量西迁以后,原本生活在今天东北呼伦贝尔草原的室韦诸部人群开始西迁进入蒙古高原,因为当时一方面突厥语部族大量离开蒙古高原,另一方面室韦诸部身边的契丹人又强势崛起,在被契丹人的挤压之下,室韦诸部不得不向没有强大力量的蒙古高原迁徙。而室韦诸部的语言相近,他们说的话大多类似于今天的蒙古语,所以11世纪以后,蒙古高原的人群结构发生了巨变,由以前的说突厥语的诸部族变为说蒙古语的室韦系诸部族,室韦系诸部没有“统一”的实体,人群中间也没有统一的共同体观念,各自为政的同时,也各有各的族群认同。有的是游牧部族,有的是森林狩猎部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都不一样,内部各有认同,比如克烈部、塔塔儿部、蒙兀部等等,其中蒙兀部就是后来统一蒙古高原的蒙古部的前身(名称一样,只是汉字的音译不一样而已)。

一个王朝的兴衰,绝对是有迹象可循的。很多人说大明亡于万历,是有一定道理的。明朝末年连年灾害,百姓流离失所,而边关战乱不断,士兵连军饷都没有,福王奢靡享乐,与民争利,如何能不引起民怨?当时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曾多次向福王建言,请他开仓放粮,支援军饷、赈济灾民。可是福王不为所动,所以当李自成的起义军攻打洛阳时,城内的饥民们一呼百应,里应外合,洛阳城被迅速攻破。

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图3)

那么11世纪以后到13世纪蒙古族形成以前,蒙古高原上的室韦系诸部有没有一个共同的“称称”呢?是有的,虽然室韦系诸部人群没有一个共同体的观念,但由于他们的语言和风俗非常接近,和他们交往的突厥人和契丹人都把他们看做是一类人,突厥人把他们叫做“鞑靼”,契丹人把他们叫做“阻卜”,其中“鞑靼”这种叫法比较流行,后来中原汉人也这么叫他们。

福王的王妃邹氏及世子朱由崧逃往怀庆。而福王因为太肥,跑不动,无法逃跑而躲入迎恩寺,但很快被李自成的起义军搜到。

据说李自成命人将朱常洵和几头鹿在一口巨锅中煮,让将士们共享这“福禄宴”。农民军很痛恨这些为富不仁的大官,便持刀将朱常洵轻刮细剃,除去毛发与指甲,又用药水灌肠清理粪便。众人们从洛阳郊外抬来一口“千人锅”立于王府大院,锅中加水与调料后,将朱常洵和几只剥了皮的鹿投入锅中。

最后,蒙古部以武力征服蒙古高原上的各室韦系部族,建立统一的政治实体,此后所有的室韦系诸部的人群都开始把自己称为“蒙古人”,所以后来的蒙古人,并不是只有最初被称为“蒙兀室韦”的那部分人,而是差不多所有的室韦系部族都把自己叫做蒙古人,他们开始了有了自我的共同体认同。在别人看来,蒙古人和鞑靼人是相同的,但蒙古人却很反感鞑靼这个名称,因为“蒙古”代表的是各部族的统一和成吉思汗伟大事业的荣耀,而鞑靼则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名称,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锅中三百多斤的朱常洵扑腾着,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嚎叫,甚为凄惨。围观的众人兴高采烈,耐心等待这“福禄宴”开席。一个时辰后,煮得烂熟的朱常洵及数只鹿已被几千兵士吃入腹中,成为李自成犒劳大家的美味。

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图4)

秦汉时期有烹刑,把整个人扔进大锅给煮了。但是食用不太可信,这个说法有污蔑李自成残暴之嫌,数只鹿再加300斤人肉,加大量的水,正常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锅。数千将士进食肉汤,显然也不太可能。

对于福王的死法,明史有记载:“自成兵汋王血,杂鹿醢尝之,名‘福禄酒’”,李自成是用鹿肉蘸福王的血一起饮用。

《明史.福王常洵传》中,福王遇害又出现了这样一个细节:福王被杀,两名承奉伏尸痛哭,贼军驱逐他们离开。他们却挣扎着哀号道:“王死某不愿生,乞一棺收王骨,粉无所恨。”也就是说福王被杀,他的承奉也就是侍从,不忍心他暴尸荒野, 冒死向义军求得了一具桐木薄棺,将遗骸装殓。这才让福王得以安葬。

蒙古族的起源在何处?历史上重达300斤的福王,真的被煮成肉汤了吗?(图5)

而在福王儿子朱由崧的记载里,福王是战败被俘,骂贼后英勇就义,这就是给他爹脸上贴金了。大概率是李自成杀了福王以后,把他的血滴入酒中饮用。百姓痛恨福王,演变成把福王和鹿肉一起炖了。

很多人说明史不可信,单就福王被杀而言,我认为是可信的,满清入关,打的旗号就是为大明皇帝报仇,李自成如果煮食了福王,更能证明李自成的残暴,这样的内容,清朝都不写,恐怕只能说明真的没发生过。

随机内容